25 Mar 2019

陰天兩三句

1. 陰天之中的柔軟。

天氣預報要是顯示雲層覆蓋,可能下雨,心裏就會跳起“耶!”的身影。陰天多變的自然好看極了,像整個世界都在跳舞。相對之下,夏天真無聊。逗趣的同事以怨恨的眼神看我,詛咒我“心裏總是期待下雪”這件事。

認識的大部分偏愛夏天的人們生氣時很直率,很可愛。

2. 素未謀面

部落格興起的年代結識的人後來有些成為朋友,有些依舊在其他網絡平台被持續關注。一個人的千分之一的面向透過文字圖像超越了原來的界線,一日當中的千分之一個時光被對方啟發,有的時候也不小心被解除了某些久久不通的疑惑,這樣的世代所體現的孤獨感是昇華版的吧?網絡上更接近,生活裏的界線越來越明顯,人們在另一個空間表達,在這一個空間保留。

還在拿捏,或者,好像許多偏執可以允許被瓦解了。

3. 生無可戀

有段時期常會遇見生無可戀的人。聽人們說,各式各樣的“生無可戀”。當時具象化的我是“一張椅子”。一張椅子,你來坐坐,願意的話就說一說。某個階段開始意識到自身散發著傾聽者的訊息,人們輕易地坐下,把一小段的故事慎重地交給我。後來慢慢地開始知曉如何騰出這樣的空間而不侵犯打擾,甚至什麼也不做,只是成為一張椅子;什麼都不做不說,有的時候好難喔,但內在會明白,如果剛好我也能力可及,只要陪伴對方走這一段就好了。

再見,有天V說再見不難的,就是揮揮手祝福。

4. 摯友

生命中各個階段有些彼此陪伴過的摯友,畢竟年少真的都憨,火一直在燒,或者,總是感覺什麼東西在下墜,這些部份很不好說出來,因為說不出來。後來加影和白燈成為了時代的代表,我和你們的也在裡面。當時住的地方叫Ria,但是大家並不總是歡樂的,可通往學院及後山的海藍後樓梯和印裔爺爺的慈祥笑容就這樣接住了那麼多年少搖擺靈魂的心。

當時心裏有一兩尊像。

和摯友們課後聊這些老師,好像我們只活在彼此手握鑰匙開啟大門的世界。日日夜夜在討論,思想上的啟蒙,生活的困頓疑惑又深又重,可年輕真的太好了,年輕的時候並不畏懼成為獨一無二,學而時習之,鳥習飛也。

飛來飛去的小鳥們,祝好,祝好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山巒

走山的時候我總是害怕。 害怕絕大部分來自於對身體,對四肢不協調所引起的緊繃感。在不信任裏內在是始終都相信的吧!信任身軀會盡全力照顧我。信任對山林石子的友善與崇敬之心,會得到庇護。於是一次次地奔入山林,投進自然裏放肆地當一個小孩。 在自然裏輕而易舉就脫掉所有的外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