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Oct 2020

恰空 C


1. 絕對安靜是什麼樣的安靜,你要有A,B,至少有AB,「絕對」才成立。寫古詩詞的學生年代,多數時候很吃力也搞不懂的物理邏輯,「絕對」的成立,起碼要有A「和」B就是了。

2. 努力用頭腦去搞懂的事情,一定不包括詩。

3.1 讀詩的時機是生命之中我最喜歡的時機之一。

3.2 讀詩的類選,關係到我非前半部生命裏沒有出現過的最大數值的柔焦值。

3.3 不斷出現的李格弟,並排端放的夏宇,味道不一,都喜歡,不會,也不可能會點出好與不好。

4. 有意識的調整肩膀的姿態:有意識在練習的事一開始都他XX的艱難,但可以堅持,一點,再一點。好,今天就這樣。

4.1 活得仙曾經似肩上被拍掉的灰塵:有些問題你期待有人開口問:「為什麼?」沒有也無所謂。(嘻~畢竟內外對話是在修習著的,所以沒有也OK,畢竟你問呀我未必回答)但是!有些問題,被巧妙的問出口,是腎上腺素衝上雲霄的快樂,問得出,答得出,再問,再答,被問和問的人,像鏡子,反過來也是可以的。

那樣的爽,是共振,共鳴的喜悅。(可遇不可求,很值得珍惜)

4.2 喜歡深度的對話:彼此借彼此獨一無二的翅膀,我有你沒有的,你有我沒有的,我們一起飛吧!(可遇不可求,那我先好好自習,有出現時就用得上,嘻~)

5. 上個年代,流行最真心誠意的話都寫成文字。這個年代,被寫成文字的需要用生命來過濾。

6. 此次cycle最低點要過了吧—— 以後被問起,如果被賦予特異功能,你希望是什麼?答:透視一切頻率的能力。咦,那會不會像Lucy一樣呢?哇,想好好來,dare or dare not oh? 好吧!先不要,靠自己,我慢慢來。

7. 孤獨不孤獨,愛與不愛,星星就在這裏。

10 Oct 2020

輕輕的念誦metta





1. 重新開始寫journal:每日感恩10件事。

像《哈利波特》一樣,風靡全球的那個年代,並無打動過我。時機到了,可以進入魔法的世界了。aweraness journaling也是,啟發我的兩次,兩個截然不同的人,時機剛好,對象剛好,狀態剛好。今天半天就完成了感恩10件事。寫的時候還有一些裏外的情緒在轉,先洗澡,舒緩身體,放鬆思緒,一切就舒服多了。寫著寫著,啊?那麼快寫完10件了嗎?還有,還有,還有喔。想到這裏,又更放鬆了。日常裏美好的事,即使知道不是必然發生,即使每個當下都已在裏面,還是會有變成了日常而忘了他們的存在的時候呢!

把專注力放在「接收,流進生命裏的力量。」

先持續練習。

2. 歡迎

從大城市回到居所,植物們生氣勃勃地歡迎我,綠綠的周遭,出門前都還是光禿禿。城市人的故事聽了一遍,再一遍。與人為伍的時候,把心打開的同時,也照顧好內在的轉變與吸收,這一次出行真是收穫滿滿。倉促的決定、不確定,到行程之中每個當下的舒服與不舒服,快樂滿足,疲憊休養,全然體驗旅程要給我帶來的新的能量,真的要好好感謝自己鼓起勇氣擁抱生命,感謝皆然不同的三位旅伴,各自給我的共振。

3. 落花流水

親愛的S,感謝宇宙讓我們成為這趟旅程的師徒,偶爾我是老師你是徒弟,偶爾我是徒弟你是老師,只有你不自知。走在空蕩蕩的都市街頭,爬坡,寂靜無人,只有路燈沒有星星,你懂我懂的落花流水,一遍遍聽,一遍遍因為這樣的共鳴,覺得安心,溫暖;哪怕我們的生命故事如此不一樣,我們追求的事物各不相同,感謝彼此的珍視,尊重,像小狗一樣的陪伴,在不一樣的圈圈裏給彼此遞上霜淇淋。

三五年後回來看,我希望散忘的我還記得這些美好的故事。

4.  Arohanui

肚子餓了,先好好做飯。
祝福自己,祝福依然在這裏的你。

1 Sep 2020

「人」與「人」之間的對話

1. 與美少女 C 的重逢

雖然這件事發生在五、六年前,可現在彷彿才醞釀好了時機:有趣的對話;分享的音樂、電影、詩集;對方認為不足掛齒的道謝與小舉動,比如喔,在城裏幫我找到了書畫坊,買了很好的畫紙,送到了哥哥手中,只是因為我想要送侄兒質感好的畫紙。陌生人的善良,道謝也不是很足夠表達,那就持續在日常生活裏傳遞這樣的良善與溫柔吧!

這也是有趣的生命轉變。

可以欣然接受美好的事物發生在我的生命中了,知道「我」值得擁有這一切美好的發生。也可以繼續在有能力的地方,付出、表達。有能力接受,有能力給予,這不就是流動嗎?

2. 共振的生命

「任何人出於所謂的主題跟動機都無法持久,最好是你在這件事情上面發現了美或者是有趣的事情,那些特質才能夠讓你永遠沒有什麼得失心但專心地做下去。」

「不把自己的善意跟道德變成自己跟別人的門檻,反而當作別人的一扇窗或一個門的話,開開關關,你反而會發現很多人其實會更樂於去經過那個過程,或去體驗這件事。」

「不要很用力去做,但是如果很用心去做的話,就會希望不要浪費他人跟自己的時間,所以把想做的事情都當作最後一件做吧!希望留下來的訊息不一定要很龐大但是細節很多,有一天如果我這個人不在了,這首歌件事還是可以陪伴大家去挖掘世界上的許多小秘密。」

22 Aug 2020

Evergreen

1. 住著的是老房子。

供暖與隔熱系統沒有新房子的條件好,東西兩面無自然光,除了生火,房子真比較難暖起來。白天在客廳,要是陽光充足,待在光裏的時間還是很長的。最近稍微回溫,把窗戶打開,自然的聲音流入,人也精神氣爽多了



2. 綠色植物

園圃入秋以後進入休耕狀態。房子裏養著一盆今年生日鄰居暖男們送的盆栽。有天,看著植物的莖葉好像有點擁擠,移植到稍大的盆裏。未過多長時間,小盆栽長得更茁壯,葉片肥美圓大,嫩芽接著冒出來。真是抱歉啊,一家子擠在一起很久了吧!

同是生日那天,在皇后鎮給自己買了兩支龜背竹,一把繡球花。

斟酌了很久啊!畢竟不是可以養在土裏的植物了。友人說,生日啊,自己珍愛自己,很值得。繡球花養在水裡,至少一個月?賞心悅目,枯了以後,好好謝謝她們的美麗綻放,放進堆肥的草莓桶裏了。至於龜背竹,也許換水換得勤,至今快六個月了,才開始從葉角泛黃。


24 Jul 2020

松樹林的溫柔



1.第八次到松樹林鋸木頭。今天,車子駛入小徑時,把頭湊向前方的擋風玻璃,頭歪歪地看著上方因風搖曳的松針,彷彿在跟我說:

「哈囉,你來啦?」

我回:

「哈囉哈囉哈囉哈囉!(四面八方揮手)好久不見,你們好嗎?」

lockdown期間來過四次,今天是lockdown以後第四次回來。漸漸熟悉這片林子。熟悉什麼樣的木頭比較不潮濕,適合帶回家;什麼樣的木頭可以放在空曠的地方曬一曬,有機會再回來的話,太陽曬曬,風吹吹,就比這一次稍微乾了。

每一次回來林子的心情都不太一樣。

雖然得到林子主人的允許,以一箱啤酒作為回報,可以在林子裏取木頭過冬。每一次,其實都只取需要的量。即使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些樹桐會倒了下來,在鋸木頭以前,輕輕地撫摸樹身,枝椏,聞著她們的香氣,感受每一道獨特的木紋、輪廓。偶爾有風,偶爾烈陽刺刺地在風裡給我溫暖。在心裏感謝木頭們。陪伴我,給我火光、溫暖、寂靜裏的溫柔,與無數的空間,療癒無以用文字同語言整理的思緒。

在大自然裏,安心地是個孩子。

好幾次因為失神,鋸子在前進後退的時候失控,失去平衡,鋸到手指上,牙鋸像貓咪在手指上狠狠地咬了幾個洞!看著手上新添的疤,想起都市裏來的友人有次看著我的手說:「你知道你是女孩子吧?手怎麼這樣?別人看一個女孩,總是先看纖纖手指與一雙鞋。」(當時有一雙長期被洗碗液和咖啡機蹂躪的咖啡手啦!)看著一雙手,甚至身軀,其實他們總是適時地提醒我:「臨在」,回來此刻,回來與現在共處,慢慢地調整,好好做現在的事。受傷,幾乎都是頑皮而固執,或是想要挑戰極限,追求「完美與極致」的小小回應。

//

2. 聲音

是點滴的生命之流,把我的聲音引領到目前的狀態吧!

9 Jul 2020

小石子


「始終記住你和他人在靈魂層面上是平等的。一定要認知你自己的人性,並明了你和他人其實都在同一條船上。或許你為他人提供了一個光和慈悲的空間,但你並不因此而有別於他人,也不比他人更「高」或在他人之「上」,不要將自己等同於「光之工作者」這個角色。如果你內心有著助人的強烈願望,希望幫助他人發現自己真正的內在力量,就請跟從你的熱忱,做自己喜歡的事。

光之工作形式各異,當然不僅僅局限於提供靈性諮詢。一般來說,如果你所做的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你就會看到自己也在激勵他人也和你一樣。與你心中的神性火花合一,會自然而然地將你引向適合你的工作、(親密)關係或居住地。

跟從內心的聲音生活真的很簡單,它就是與內心的渴望以及真正的喜悅建立連接,並依心而行。做到這一點你就是光之工作者,並不一定是因為你在「幫助他人」,而是因為你為這個世界帶來你那獨一無二的靈魂之歌——它激勵他人也相信自己並彰顯最美的自己。光,自然會閃耀,你無需刻意關注「如何在這個世界上傳播光」的問題,不要刻意執著於成為至善和有益的人。試著依循你那獨特的神聖本性而生活,這個世界就會因此而變得更加美好。
」

// Pamela Kribble | 光之紫(譯)

恰空 C

1. 絕對安靜是什麼樣的安靜,你要有A,B,至少有AB,「絕對」才成立。寫古詩詞的學生年代,多數時候很吃力也搞不懂的物理邏輯,「絕對」的成立,起碼要有A「和」B就是了。 2. 努力用頭腦去搞懂的事情,一定不包括詩。 3.1 讀詩的時機是生命之中我最喜歡的時機之一。 3.2 讀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