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y 2020

邊邊


微弱的意志力散去以前感受最後一絲的悸動——迷幻的,邊邊角角的,粗糙而直白的,扭曲的,奮不顧身傾盡全力的,遠遠近近的;不要害怕她們終將會散去。親愛的,即使那麼難,當下總是難,那就想想看「當下總是難」,於是就吸一口氣輕鬆豁出去,反正都是難,反正你一定會走進去,走過去,回來現下,只是覺察的力量。

想起鬆動的臉與笑容。

慢慢辨識光的力道,光的溫度,光的方向,不要害怕漂浮的感受。

願你記得光的模樣,你的模樣,花開以前的嚴寒,只是因為你不在馬來西亞。

有一天你會知道你在家。

願我們守護彼此,回家。

4 May 2020

玻璃之情


如果說外來者與永久生活在這個地方的公民之間有橋,那橋不一定時時都落在岸上;要說橋真的從空中降下來了,外來的人卻不上橋,不盡然全因對岸不是自己的心之嚮往。

那麼,地域與人的關係關乎情感嗎?

從社區發起的「撿垃圾志願活動」回來。疫情管控進入第三階段,活動開始前,志願者們被叮囑人與人之間需相隔至少兩米的安全距離。大隊從小鎮往東、西兩面沿著高速公路出發,總共覆蓋了約30公里的腳程!

我負責的段落,從晴天走向陰雲聚攏,鼻涕要滴不滴的,也懶得一直脫下手套擤鼻涕,窸窸窣窣地走著走著,撿著撿著,毫無時間概念之下,單獨走了三小時,自得其樂。高速公路上往返來回的中年叔叔們負責把分類好的垃圾載往集中站,輕輕響鳴笛,彼此微笑揮揮手打氣、謝謝彼此的付出與守護。我喜歡這樣的陌生感之中流動著一種人們把「我」放得細小,心胸的寬廣來自天地。

住在舒適的居所時間稍長,不知不覺,會把「我」zoom得越來越大,空間的對立之下「我」會越活越鮮明。解析「人類圖」的某個通道,好友描述的我的特質不是適合隱居的人,內在有一股能量,是忠實地反映所處的大環境,可以清晰看見誰誠實地活出本我,誰在制約的掙扎碰撞裏與本我對抗。人群裏流動的能量會幫助中和我的過度感應,微小的震頻波動,要找到釋放與清理的管道。

除了允許自然而然親近的動物與大自然調頻,社區服務常常也是我清理能量場最有效率的方法——打開心,讓天地住進來滋養「我」,那樣的臣服。

啊,原來如此。

3 May 2020


中斷瑜伽練習約一週。

最初練習瑜伽,把專注力放在調整「呼吸」與「身體的律動」。

想要緩慢地透過感覺舒服的瑜伽導覽視頻,帶著覺知,感受身體細微的變化。一切都挺順暢,直至有一天頭腦開始觀察肢體的突兀與不協調。原本提醒自己的「放輕鬆,將注意力交給呼吸,交給身體」這件事,逐漸地失去平衡與拿捏。開始「用力」在調整肢體,逐漸也就感覺挫敗,感覺壓力。對身體感到非常愧疚的那樣的崩塌。於是停止了練習。

今天,感覺好像可以重新開始了。

於是又從最基本的開始,慢慢地呼吸,練習吐納,將視線放松,放柔,只是感受當下身體地反應,而不做回應。

在冷冷的天氣裏被火溫暖,伸展身體,出了一身汗。


2 May 2020

香蕉與她的孩子

二月回馬來西亞,在有父母的家短居兩、三週。

同住的侄子在傍晚時分跟著我出門散步。對街已廢棄的遊樂場成了居民的花圃,搭起匍匐的百香果藤垂掛在天空之下,養一些魚,布袋蓮,雞、狗隨意走動。我跟著三、四歲左右的侄子,連跑帶跳地在馬路旁探索。侄子默默跟著我重複唸出植物的名字,看我蹲下來摸摸植物,他也蹲下來摸摸植物。

離家在外的日子久了,回到原生的環境,眼睛所見的熟悉之中充滿新鮮感。偶爾也連接著回憶:譬如荒廢的遊樂場,幼年時媽媽找不到人影,走出家門,不難發現女兒躺在溜滑梯上呆楞著,幾乎快要望穿雲朵;步行到附近的美食中心外帶下午茶或點心,經過的鄰居家,幾乎沒有認識的人在住了。那樣的落寞,宛如年久失修的房子被打入冷宮,無人問津,也像長輩們看著同伴們接著腳步離開的惆悵。

年輕的人都去了哪兒呢?

譬如我和我的兄長們,譬如一起長大的鄰居孩子們。

回父母的家很難不回憶起年幼時光:

這樣的時光,輕易打開的話很難不感傷,想來也不是此刻過得不如往昔好,但看看家中鋪上的洋灰地磚,取代的是印象中的還沒來得及結果的二伯種下的山竹樹,還有家門前外公種下的大樹,小時候被我誤以為是菩提樹,葉子長得像,但外公說植物的汁液「有毒」。寫過一片叫「童眼」的散文。大略記錄下還在當小孩時的眼睛所見的世界。侄子長大以後若讀到了那篇文字,大概會滿是疑惑,畢竟曾經收容我的大大小小的長輩們的花園早就成為一片片荒蕪之地:大姨家、祖母與比鄰的二伯家、外婆家,我自己的有父母在的家。

鳳仙花、仙人掌、紅毛丹樹、洛神花、花生草、可可樹、雞蛋花樹、雞寮、落地生根、九點花、香蕉樹、紅毛沙梨、青芒果、木瓜樹、鳳凰樹... ...

"A society grows great when old men plant trees whose shade they know they shall never sit in."


啊,時隔多年,如今隔著時空,在心裏向她們道謝吧!

//

多年前,咖啡館工作的前同事D離開之際送了我一棵植物作為告別的禮物。當時D沒告訴我小小植物是什麼。養在14 Allan Street整整兩年,可惜的是沒來得及長大,我已遷居。(後來得知是百合花。)

不久前M手繪了一張百合花送我。

背面寫下字句,我一邊讀,感動的眼淚一邊滑落:


I heard that you planted the lilies outside 14 Allan Street. 
It brought me so much joy in the spring. 
Thank you Huili. 

誰會預知到呢?

植物的溫柔,從一人之手,傳到另一個人的手上,再傳到另一個人的心裏,然後再回流。

30 Apr 2020

This too shall pass


這也是會過去的

曾經有一位國王告訴他的智者們:

「我有一枚戒指,以世上最好的鑽石製成,我想在裡面藏入一句短語,能在極度絕望、走投無路時派上用場。」


智者們懂得如何寫長長的條約,但卻無法只以一句話表達自己。他們想了又想,卻怎麼樣都想不出,國王要的一句話。

國王向他忠誠的老僕人抱怨他此次嚐試的失敗,這位僕人從國王尚是嬰孩起便協助扶養他,是家族重要的一員。


「我不是智者,我也沒受過教育,但是我知道有這麼一句話,可以在您極度絕望時受用。我在皇宮度過許多日子,遇過許多人。有一次,我服伺一位受您父親邀請來訪的神秘賓客,他當時告訴了我這句話。我要請您現在先別看這句話,請您把它隱藏在戒指下,直到您真的走投無路時再把它打開來看。」國王照著僕人的話做了。

過了不久,敵人襲擊這個國家,而國王輸了這場戰爭。他騎著快馬逃離,而敵人緊追在後。國王孤身一人,敵人則為數眾多。他騎到了路的盡頭,在他面前是一個陡峭的山壁,和深不見底的山谷,真的是到了盡頭。他無法往回走,因為敵人正在接近,他已經聽見敵方的馬啼聲。他無路可逃,身陷徹底的絕望。

此時,他想起了戒指。他打開戒指,找到那句話:

這也是會過去的。
This too shall pass.

讀了這句話之後,國王感到內心寧靜。突然,週遭也變得安靜,顯然是追兵追丟了,他們往其他方向前進。已經聽不見馬啼聲。


國王內心充滿了對老僕人以及那位神秘賓客的感激。這句話好有力量。他接著關上戒指,然後出發上路。他重新聚集他的軍隊,最後,收復了國土。

在他回到皇宮的那天,深愛國王的人民舉辦了一場盛宴。國王非常高興且感到榮耀。
老僕人出現在國王面前,對他說:「即便是現在,也請您打開戒指裡的話來看。」

國王説:「現在我是贏家,人民都歡慶我的歸來,我並不是處在絕境呀!」

「聽老僕人的話吧,」僕人回答。「這句話不只在一切都很糟的時候有用,在勝利的時候也有用。」

國王打開戒指並讀了這句話:

這也是會過去的。
This too shall pass.

再一次,國王感受到寧靜,即使他身處在吵鬧的跳舞人群中。
國王的驕傲消失無蹤。他明白了這句話。老僕人真是有智慧。

後來,老僕人對國王說,「你記得一切發生在你身上的事嗎?沒有任何感受和事情是永遠的。
如同夜晚會變白天,歡樂與絕望也總是交替來到。接受它們,如同事物的本然,是生命的一部分。

-

“This Too Shall Pass.”

There was a king and he once said to the court sages - I have a ring with one of the finest diamonds in the world and I want to hide a message under the stone that can be useful in a situation of extreme despair. I will give this ring to my heirs and I want it to serve faithfully. 

Think of what kind of message will be there. It must be very short to fit in the ring.


The sages knew how to write treatises, but did not express themselves in one short sentence. They Thought and thought, but did not come up with anything.

The king complained about the failure of his venture to a faithful old servant who raised him from infancy and was part of the family. 

And the old man said to him:“I’m not a sage, I’m not educated, but I know such a message. For many years spent in the palace, I met a lot of people. And once I served a visiting mystic whom your father invited. And he gave me this message. I ask that you don’t read it now. Save it under the stone and open it only when there’s no way out at all. The king listened to the old servant.


After some time, the enemies attacked the country and the king lost the war. He fled on his horse and his enemies pursued him. He was alone, his enemies were many. He rode to the end of the road. There was a huge deep cliff before him, if he fell there, it is the end. He could not go back, as the enemies were approaching. He already heard the clatter of their horses' hooves. He had no way out. He was in complete despair.

And then he remembered the ring. He opened it and found an inscription: “This too shall pass.”

After reading the message, he felt that everything was quiet. Apparently the pursuers got lost and proceeded in the wrong direction. Horses were no longer heard.

The king was filled with gratitude to the servant and the unknown mystic. The words were powerful. He closed the ring. And set out on the road. He gathered his army and returned his state.

On the day when he returned to the palace, they arranged a magnificent meeting, a feast for the whole world - the people loved their king. The king was happy and proud.

The old servant came up to him and said softly: “Even in this moment, look at the message again.”

The King said, “Now I am a winner, people are celebrating my return, I'm not in despair, not in a hopeless situation."

“Listen to this old servant,” the servant answered. “The message works not only in moments when everything is bad, but also in moments of victory.”

The king opened the ring and read: "This too shall pass."

And again he felt a silence fall over him, although he was in the midst of a noisy dancing crowd. His pride dissolved. He understood the message. He was a wise man.


And then the old man said to the king: “Do you remember everything that happened to you? Nothing and no feeling is permanent. As night changes day, so moments of joy and despair replace each other. Accept them as the nature of things, as part of life.”

27 Apr 2020

沒完沒了



鄰居V 做了 好好吃的曼煎糕放在陽台桌上。


鄰居男們放在家門口的生日禮物。


J 織的生日圍巾 / 
S 編的接地氣紅石項鍊


舒安送的生日禮物 /
再生紙,小小芒草、舒安的拼貼畫,小王子和狐狸。


 新年期間寫給舒安的春聯、
無農藥小菜園長出來的青菜們、
很喜歡的有機快樂男孩豆漿、
自己釀製的第二代 kombucha

 圖 | 舒安


我的招牌抹茶捲,不是人人都吃到 XD


J 的曲奇


J 做的popiah 


S 的養生米飯 XD


S 煮的素肉骨茶



H 的巧克力布朗尼


有個午後H 約我吃她做的午飯 



我啦我烤的


我啦我煲的養顏糖水 / 
雪蓮子百合紅棗龍眼枸杞雪耳糖水



我啦我做的



//

V 線上敲我,說(又)放了曼煎糕餵食我!

也不只是Lockdown期間的事,尋常日子,鄰居偷偷放曼煎糕啊、kaya啊、kefir 啊,在你家門口。還有下一條街的少女們,也偷偷放過炒米粉啊,巧克力啊,圍巾啊,起司蛋糕啊,香蕉蛋糕啊,牛油蛋糕啊;數不完喔。 

我也偷偷放Sourdough啊,凍檸茶,kombucha啊,香蕉蛋糕啊,糖水啊,有機水果啊,豆漿啊,小禮包啊,畫啊,鳳梨酥啊,講不出名字了的什麼和什麼啊,抹茶瑞士捲啊,在他們家門口。

因為很早以前打消了手機記錄美好時刻的習慣,還有許多美好的日常,有真相無圖。

其實,也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來來回回,來來回回。

遠遠近近,

唔洗講咁多~
偶爾真的是這樣。

和有些人的相處確實是如此,不是人人都是掏心掏肺型。

麻甩得來,又舒服。

//

這個世間不善言辭的人其實挺多的。

稍微留意,其實不難發現人們用各種各樣的形式來告訴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Geli 嗎?這個世界就是這麼Geli的啦!

今天晚安

今天的練習之一,是想要完成但因為某些因素遲遲沒有完成的事:

有一項是安心畫畫。

畫畫這一欄,想起在各個階段,畫畫小卡打打氣,順著心畫的向日葵們。自然地畫一片黃花瓣,又一片,又一片,畫好。安心畫畫,是我想許給自己的願望之一,無需擔心不夠好,畫就是了。後來Sourdough 送到M與S門口,放下後本來轉身就走,結果一屋子的同事都同時出現。

陸陸續續突然與好多人密切地通話。

網撒開來,對話裏勾絲的動作(trigger)很有趣,看自身冒出來的念頭,語言,有的時候是表情,原來啊是在自我對話裏面無法生出來的另一股生命力。對話的這些人們,層層面面地與我的生命發生許多關係,於是在一來一回的話語之間,說給對方聽的話乍看也像說給自己聽,翻來覆去亦是通的。我喜歡這個狀態與人們產生的微妙關係,或者連接——都是愛。

聊起作用力,聊起一體兩面。

很年輕的時候個性浮躁(看不出咩?)直腸直肚(又看不出啊?),講話都是隨心所欲,縱慾你懂吧,撞板不是沒有原因的,也算好事,年輕人摔一摔復原能力還是有的,心智上的磨練,安心地交給大環境,該如何,都是際遇,也是機遇。當然,翻歷史不小心拈起現在想想會打冷顫的過去,冷顫打完,拍拍小盆友的肩膀,就好了:都走過來了。哎呀那樣子的敏感啊,不知道如何安放的,太多太多,學校也沒有教,父母也不知道怎麼教,就讓生命來教囉!

都走過來了。

哎呀,終於不討厭自己了真是一件美好的事。(焦同學:與你握手XD / 廣播聽見親口說這四個字還是笑出來了)

從前怎麼會這麼討厭自己?!真是的。

(好希望從前的自己早一點遇上現在的自己。時機,一切都是時機)聽對話裏大家在說話的時刻,覺得很安心,或者知道在乎的深愛的家人朋友,也和我一樣珍惜我眼裡珍貴的事,心會開花;至於心沒有開花的大家,佛陀說,過自己的河,好好過河。練習之一,提到隱忍,不要剝奪毛毛蟲破蛹化蝶的能力。Om~ 回到泡泡裏祝福吧!

真難。(是是是,人生沒有這麼難~)

又想起了孔老先生說:“仁”,二人也;一是對自己,二是對自己以外的人。


邊邊

微弱的意志力散去以前感受最後一絲的悸動——迷幻的,邊邊角角的,粗糙而直白的,扭曲的,奮不顧身傾盡全力的,遠遠近近的;不要害怕她們終將會散去。親愛的,即使那麼難,當下總是難,那就想想看「當下總是難」,於是就吸一口氣輕鬆豁出去,反正都是難,反正你一定會走進去,走過去,回來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