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Aug 2018

一則

在火前,問:

終於可以安心地讓身體住下來,為什麼我不快樂?火,為什麼報導浮現的都是破壞?火,我們不是說好了,專注在眼前要完成的事,一天一天,一點一點完成嗎?火,為什麼我失去了平衡的能力?請你幫助我,清晰地,慢慢地,實踐心裏的美好畫面。火,請你幫助我,安撫失措與對大環境的絕望。請你幫助我,輕輕地把這些情緒放在空氣上方,耐心地學習,一如既往,做好每一個今天,每一個當下,完整的學習。火,請你幫助我,放輕這些那些擔憂與憤怒。火,請你引領我聽見內在的聲音,更聰明,更聰明,不,請你幫助我再一次穿越模糊不清的相。

火,交給你了。

5 Aug 2018

溫柔是

凌晨五點頭疼劇烈但絕不吃下止痛劑
烤一爐火
木頭上坐一罐野酵母
在憤怒的眼睛裏埋下一塊布朗尼加奶油
聽見遠方的精靈「碰!」一聲墜落,
送上一棵樹
長眠的星子,在荒蕪裏
  舞
     舞
   舞



22 Jul 2018

除了藍

火爐面前睜不開的眼睛隱隱感覺熾熱的火光。要是躺在冰冷的石凳上是代價,躲避一陣陣西北風換昂頭星空,嘹亮的低沈的人群目光細耳傾聽,要是你在側邊也靜靜守候。走過一遍又一遍的丘土,熙攘往來的人群,湖面刮著時速一百公里不等的風,湖畔拍打的浪與巨石,今天會下雪嗎?

等待一場雪。


18 Jul 2018

摯愛



沒有預知的再見,或早已準備好的再見,原來,都還是不夠。原來已經很珍惜了,都還是不夠。好好說再見,再怎麼明白自然有序,原來都還只是人,皮膚是軟軟的,正如心是軟軟的。

那麼美麗,也許你自己也不知道,你那麼美麗。


5 Jul 2018

生活美學


買了一盆新的羅勒。

幹咖喱河粉與羅勒竟然也對味。從盆栽摘下葉片時已經往嘴裏送上,咀嚼著,想起了吃過的一款羅勒搭香橙的雪糕。不太鍾情甜食,吃雪糕時總想要嚐鮮,喜歡淡雅的味道,不太可能一人吃完一球雪糕,結果,也真的吃完了。咖喱、羅勒與香橙雪糕,重組之後恰當的搭配,吃過一次就忘不了,每次咀嚼羅勒就想起那雪糕。

白芝麻,存粹點綴。是有差別的,燒一頓菜,自己吃,宴請也好,細節之重要,在別人吃不吃得出小秘密小功夫之前,自己已經有著愉悅的心情,生活的種種細節,不就在過程裏被勾勒出的美好。

23 Jun 2018

Sequoia


老樹一棵。

V與I聊起在加拿大一國家公園了的心願一樁,是看一看參天巨樹們。在皇后鎮遇見這一棵,在樹下昂頭的剎那,龐然拉開的樹梢枝幹宛如千萬雙臂彎護佑著小小一棵草,感覺自己被黑幫老大罩著的那股安全感,促使她成為後來去皇后鎮必定探望的密友。

在Clyde騎行下榻的旅館也遇見過一棵。

同樣超過一百五十年,即使行駛在高速公路上遠遠眺望,也還能看見的守護者。何其有幸。

23 May 2018



生活之間的顏色逐漸進入冬天的狀態。

某一天醒來,發現庭院的景緻一夜之間被撕下,看見小澤桑剛巧在門前走動。在這之前他家門前的大樹與庭院相隔,茂密叢生的枝葉,剛好成為我們之間的屏帘。光禿禿的成年大樹,正式宣告秋天要說掰掰了。

--

想起了發生過的一切美好。

貓來的時候我們相視,因為知道貓喜歡我,而肆意地逗弄可愛的貓,知道她不會生氣所以可以好好享受不太頑皮的挑逗。貓躺在我懷裡,聽過我叨念,也放任我亂說話,允許我親吻她的額頭。躺在地板上讓冰冷的身軀被晨光一遍一遍地暖著,旁邊的貓來去自如,非常安詳平靜。貓讓一度憂鬱得無法好好辨認實相的我,平靜下來,在火的面前,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冥想溫柔的光之間,鬆開害怕而獨孤的一條條擔憂,無助。

於是又好起來了。

當然也記得心裏對周遭發生的一切感到失望與焦慮的心情。但也記起了,拉拉心裏的小女孩的手:「不要害怕,我們可以一起好好撿起缺失的碎片,看看她們長什麼模樣好了。」心裏的小女孩在溫柔的陽光下偷偷塞了一道彩虹進入我的小布袋,我傻傻地在笑,開始和小女孩亂說話,誠實地告訴她心裏的悄悄話。

————
(待續)

一則

在火前,問: 終於可以安心地讓身體住下來,為什麼我不快樂?火,為什麼報導浮現的都是破壞?火,我們不是說好了,專注在眼前要完成的事,一天一天,一點一點完成嗎?火,為什麼我失去了平衡的能力?請你幫助我,清晰地,慢慢地,實踐心裏的美好畫面。火,請你幫助我,安撫失措與對大環境的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