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y 2020

邊邊


微弱的意志力散去以前感受最後一絲的悸動——迷幻的,邊邊角角的,粗糙而直白的,扭曲的,奮不顧身傾盡全力的,遠遠近近的;不要害怕她們終將會散去。親愛的,即使那麼難,當下總是難,那就想想看「當下總是難」,於是就吸一口氣輕鬆豁出去,反正都是難,反正你一定會走進去,走過去,回來現下,只是覺察的力量。

想起鬆動的臉與笑容。

慢慢辨識光的力道,光的溫度,光的方向,不要害怕漂浮的感受。

願你記得光的模樣,你的模樣,花開以前的嚴寒,只是因為你不在馬來西亞。

有一天你會知道你在家。

願我們守護彼此,回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人」與「人」之間的對話

1. 與美少女 C 的重逢 雖然這件事發生在五、六年前,可現在彷彿才醞釀好了時機:有趣的對話;分享的音樂、電影、詩集;對方認為不足掛齒的道謝與小舉動,比如喔,在城裏幫我找到了書畫坊,買了很好的畫紙,送到了哥哥手中,只是因為我想要送侄兒質感好的畫紙。陌生人的善良,道謝也不是很足夠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