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May 2018

火焰

幸好門外隨時抓得到柴木。

大白天的冷秋,遠遠看同一座山,快四年了嗎?幸好可以生火,握在手裏的木,竟然讓人安心。許多走過的路當時不得而知的,後來逐一驗收,生命裏非常重要的學習與養分。但,為什麼非如此孤獨不可?那麼徬徨無助,那麼深不見底,爬起來的時候非常為自己感到驕傲,再跌進另一波低潮,有的時候什麼也做不了,只可以輕輕地拍拍肩膀,耐心地走。還有什麼是我還可以做的嗎?

想要再一次醒來,輕鬆快樂地感受美麗的人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ourdough

總是在冬天練習做Sourdough是怎麼一回事呢。 大概與煮咖啡非常相似,對於細緻的活兒極需精準度非常沒輒的像我這樣的人,一頭栽入,深深著迷得無法自拔,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想來,也無需為了什麼。只是喜歡吧。也許因為「只是喜歡」,在心裏對著笨笨的,不是聰明派的自己滿腹牢騷之後,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