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ul 2020

松樹林的溫柔



1.第八次到松樹林鋸木頭。今天,車子駛入小徑時,把頭湊向前方的擋風玻璃,頭歪歪地看著上方因風搖曳的松針,彷彿在跟我說:

「哈囉,你來啦?」

我回:

「哈囉哈囉哈囉哈囉!(四面八方揮手)好久不見,你們好嗎?」

lockdown期間來過四次,今天是lockdown以後第四次回來。漸漸熟悉這片林子。熟悉什麼樣的木頭比較不潮濕,適合帶回家;什麼樣的木頭可以放在空曠的地方曬一曬,有機會再回來的話,太陽曬曬,風吹吹,就比這一次稍微乾了。

每一次回來林子的心情都不太一樣。

雖然得到林子主人的允許,以一箱啤酒作為回報,可以在林子裏取木頭過冬。每一次,其實都只取需要的量。即使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些樹桐會倒了下來,在鋸木頭以前,輕輕地撫摸樹身,枝椏,聞著她們的香氣,感受每一道獨特的木紋、輪廓。偶爾有風,偶爾烈陽刺刺地在風裡給我溫暖。在心裏感謝木頭們。陪伴我,給我火光、溫暖、寂靜裏的溫柔,與無數的空間,療癒無以用文字同語言整理的思緒。

在大自然裏,安心地是個孩子。

好幾次因為失神,鋸子在前進後退的時候失控,失去平衡,鋸到手指上,牙鋸像貓咪在手指上狠狠地咬了幾個洞!看著手上新添的疤,想起都市裏來的友人有次看著我的手說:「你知道你是女孩子吧?手怎麼這樣?別人看一個女孩,總是先看纖纖手指與一雙鞋。」(當時有一雙長期被洗碗液和咖啡機蹂躪的咖啡手啦!)看著一雙手,甚至身軀,其實他們總是適時地提醒我:「臨在」,回來此刻,回來與現在共處,慢慢地調整,好好做現在的事。受傷,幾乎都是頑皮而固執,或是想要挑戰極限,追求「完美與極致」的小小回應。

//

2. 聲音

是點滴的生命之流,把我的聲音引領到目前的狀態吧!

2 comments:

  1. 很痛呢。

    我上次切到手指是用麵包刀切硬邦邦的sourdough,一時歪掉就往手指切。

    你現在還要在鋸木的時候中招。

    >.<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啊~不過也OK,「委屈」會放大很小很小的痛,整理一下就通了。

      當下會升起一把聲音,安撫這份痛和委屈;
      回過頭提醒眼前的小女孩。
      會問問她:你很累了吧?沒關係,慢慢鋸,累了就去撿樹枝、曬太陽。

      一次一次,身體會結合經驗學起來,怎麼樣比較不那麼容易受傷。
      這樣的經驗讓心打開來呢!
      不是什麼都可以問谷歌就學會XD

      Delete

松樹林的溫柔

1.第八次到松樹林鋸木頭。今天,車子駛入小徑時,把頭湊向前方的擋風玻璃,頭歪歪地看著上方因風搖曳的松針,彷彿在跟我說: 「哈囉,你來啦?」 我回: 「哈囉哈囉哈囉哈囉!(四面八方揮手)好久不見,你們好嗎?」 lockdown期間來過四次,今天是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