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l 2017

倒數了嗎?

1.好友寄來的書。

快四分之一,忍不住問,每次閱讀這本書都聞見香氣是怎麼回事呢?好友嘻嘻嘻回答,她噴了香水。想要我看書時更快樂,想要書舒服地被閱讀。

其實是很淡很淡的香氣。但還是被聞出來,身體漸漸放鬆,享受好友的浪漫。

2. 比如今天。

雨夾雪。本來已經孤僻,接連推了朋友的邀約。也不是一開始就這樣,算是觀察了好長的時間,也試驗過,當心裏誠實的話出現,卻仍然勉強做一些當下「感覺不太舒服」的事情,有時當下還沒察覺出疲憊感,回到獨處的空間,總得練習更久來恢復平靜。

工作時,起初也會失控。


總是拼了命在滾動,在感受周遭,需要做出什麼樣的調適,來緩衝或調劑,非常失控的情況下,人們會感受到我的亢奮,激情,火熱熱的微笑。直到完全累垮,依然奮力在做事,但隔離情感流動,先把事情做好,人回家的時候,休息就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Sequoia

老樹一棵。 V與I聊起在加拿大一國家公園了的心願一樁,是看一看參天巨樹們。在皇后鎮遇見這一棵,在樹下昂頭的剎那,龐然拉開的樹梢枝幹宛如千萬雙臂彎護佑著小小一棵草,感覺自己被黑幫老大罩著的那股安全感,促使她成為後來去皇后鎮必定探望的密友。 在Clyde騎行下榻的旅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