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Apr 2022

豐盛

 

有些讀到的話,心會忍不住打開來,像一朵花綻放。
重複讀了一次,兩次,三次,決定要記下來:

文 | 劉慧君

■  這些都只是無限選項裡的小小之一,甚至是非必要。
■  活著本身,現在就滿足。
■  我滿到能分享我最深的心意,若要工作,盡我所能,把事做到我目前所能達到的好
■  我能感受別人對我的心意。
■  生活上出現的剛好是我要的,該來都會來,多到就算不是我要的,也能生出來到我面前XD,讓我決定要不要。
■  就像大自然裡的生活多樣性,就像許多人提供各種服務,展現各種才華,體現各種心意。而我都能欣賞、感受、感謝。

4 Apr 2022

四月


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
前陣子,在一波又一波的浪裏,滾也不是,逃也不是,掙扎也不是,想要靜,想要止。那就在浪裏吧!​
有趣的是,想到蹺蹺板。小時候,喜歡站在蹺蹺板的支點上,玩「平衡遊戲」。非常努力,想要維持平衡。練習久了,總有拿捏好「力」的那一天,可以平衡得極好。雖然可以掌握平衡,掌握「力」,卻還是失衡的。很努力想要做好一件事,做到那個心目中的「好」了,發現,咦,明明做到了心中期待的樣子,怎麼一點也不好呢?​
後來喜歡看水。看水流來流去。水流有水流的「力」,在水之中,阻力是怎麼一回事,順流是怎麼一回事,看著看著,由身體帶領,在水裏靜下來,觀察「力」,「觀」「察」水流的方向,在感受、觀察裏鬆開想要掌握「力」的念頭,在信任裏,安然鬆開來,慢慢鬆開來。​
一切事物,有跡可循。​
曾經,也因為想要循著當下的點,回看一個情境,一件事,一個人,一個念頭或情緒,從何而來,為何而來,然後呢?要往什麼方向流動?一個一個點,拿起來,端看,很努力想要看懂「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某些撿起來的點,發現無論再怎麼竭盡全力,都不可能做「好」,有點九死一生的概念吧!便練習「鬆開來」。允許自然有自然的生命,念頭只是念頭,行動只是行動。​
「你太用力了。」​
鬆開來,崩塌瓦解,其實也是可以的。也因為不用力、不努力了,一切就「順其自然」。也許前面的努力,到了一個盡頭了,那「夠了」,那崩塌瓦解裏,才由內至外感受得到Effortless 是怎麼一回事。Effortless,不就是順其自然嗎?​
在生命裏順著河的流向,信任流,信任每一道風景,都是獨一無二、相應此刻生命的風景。生命,便不那麼孤獨了。可以信任,是一件美好的事。信任當然也危險,哪有什麼是不危險的?​
風起了。​
起風了。​
都是可以的。

1 Apr 2022

兩條魚


因為「麻醉」點開這張專輯。

有天,IG跳出Maggie在直播。我一邊聽人在紐約的Maggie 彈著吉他唱唱歌,一邊煮飯。點了這首「麻醉」。

在廚房,正準備做Vegan壽司(H是Vegan,不過也無所謂,我在家不煮肉,也不吃肉,很多年了)。板豆腐事先粘一些醬青、麵粉、少許鹽,抹均勻,放入冰箱待用。準備壽司米,用了普通白米與藜麥,9:1。稍微煎橘青椒、板豆腐,黃瓜切條。院子摘一些生菜、三色菫、薄荷。米煮好後,少許的wine vinegar加酌量蔗糖,攪拌,趁熱拌入米中。

想起這是多年前在橘子園工作,有個日本女生手把手教我這樣做壽司。日本女孩後來回日本,結婚生小孩了。與許多人生中遇見過的人一樣,萍水相逢。回憶起在橘子園的日子,睡在冷得半夜被水滴在臉上的campervan,卸下雨衣總是全家蜘蛛從雨衣裏跑出來,後來竟也泰然自若,也想起第一次對香噴噴米飯的感激,勞力從此改變我的人生——那改變,包括實實在在的謙卑。

今天跑去鄰居家處理公務。

聊起這個人在馬來西亞、馬泰邊境的旅途。這個人播放了一些隨手錄下的音檔。有我熟悉的清晨回教徒禱告的回聲,赤道的雷電交加,kopitiam的人生(聲)沸騰。這些聲音,把影像畫面,溫度氣味,都拉回臉前。幾乎不記得了的熟悉。真是奇妙。

這個人,今天上班前聽他埋怨一堆堆事,上班時埋怨一堆堆事。在室內的導覽環節,我坐在後方,盤起腿,後來抱著膝蓋,聽。不知道為何,好哀傷。這個人後來早下班離開,站在門口說再見啊,晚安時,我覺得自己像只小狗,只是搖搖尾巴:「晚安!」。

人有如此多的面向。

看著那些影像、聽著許多音檔,這個人彷彿沒有太多的外衣,只是一個光球。沒有什麼烏雲密佈,雷電交加,沮喪崩潰,就像營帳之間千千萬萬隻蚊子中的其中一隻蚊子,但又是如此的獨一無二:每一隻蚊子都如此。

午後和H閒聊。

她在做hot cross buns. H 前陣子出了一趟門,三週吧!回來以後,整個人像充好電的暖寶寶,鬆鬆的,很自在,彷彿打開了小島的門,心情不錯的時候,這幾天都會與我分享她在路上,或者人生路上,感受到的「愛」與「美好能量」。蠻可愛的。有時聽著聽著,聊著聊著,感受身體裏的呼吸狀態,感受對方此刻想要分享的心情,那麼不一樣的我們,那麼一樣的我們,聊著聊著,她說,一行禪師說,love is organic. 我猶豫了一下,要不要說呢?後來還是說了,啊,這跟星星誕生,死亡,與我們的連結,是同一個概念。

講完,就這樣。

看看陽台轉紅,轉橘色,轉黃綠色的樺樹。

H跑回去做準備放入烤箱的麵包。我後來跑去鄰居家處理公務。回來的時候,H 在看可愛的日本動畫,我也一起看了一小段。下班回家,房門放了一束花——H院子裏採收了繡球花,倒掛曬乾,陪了友人送的滿天星。

30 Mar 2022

誠實的人

(彷彿在這個空間,寫寫,整理整理,像透過一把聲音來看另一把聲音,也都是自己的聲音。手寫的整理,有手寫整理的慢,與身體同步,頭腦不領先,手的肌肉比頭腦慢,那樣的誠實,與鍵盤敲出來的誠實,不一樣。手寫啊,好像只是簡單直白陳述,也只想要這樣的直白,於是才可以不急著讓頭腦帶領。)

恰巧L和S在不同的時空裏說類似的話:
「慧麗彷彿不存在,無論是影像,文字,說話。」
「人們通常都關注自己,說自己的事。慧麗很少說自己的事,聽慧麗說話,像透過你看立體的生命與生命。慧麗像水,人和人像水裏的魚,魚,和魚。」

有趣的觀察。

我想,大概是因為我的心和眼睛呀,喜歡觀察,想要知道behind the scene發生了什麼事。也許我沒有說我的故事,不過呀,說著生命裏的這些人和事,不也是因為我活生生地在裡面嗎?(對耶!)L和S的話,不也是因為出自他們對生命的「觀察」,而我也在他們的生命裏嗎?(哇嗚!恍然大悟。)

像不像是抬頭望著一棵樹。

樹叢裏,每一片葉,細紋不一,顏色漸變的層次不一,大小形狀不一,獨一無二,但長在同一棵樹,長自同一棵樹?

想起與自己的生命,發生摩擦的人與事。

那麼不一樣,
那麼激烈,
那麼掙扎,
那麼痛,
那麼赤裸裸,
那麼面紅耳赤,
那麼不舒服。

也都還是來自同一棵樹,長自同一棵樹。

記得的時候,心就寬了,鬆了,輕輕的了。

妙喵

今天醒來的早晨太令人期待了。

刷牙,吃個橙,走到下一條巷口,目標堅定(但有點緊張)。沒有閘門,站在門外確定了人都走了,正要往院子探詢,樹下有一坨毛球,四目交接,啊...... 貓貓和我,彼此走近。

「喵... .... 喵... ... 喵... ...」她一邊喵一邊朝我走過來,腳不是很OK(我知道貓受傷了)。一如既往,蹲下,任貓貓磨蹭,撒嬌。久別重逢,便什麼話也說不出。摸摸她,我也開始撒嬌。以前會忍不住埋怨,吃好住好,找到歸宿了,就忘了我嗎?(嗚嗚嗚)可是呀,今天見貓貓,她好,就什麼都好。

也許是因為這條街多了好多好多貓。

也許是貓貓浪夠了,想要安定下來了,也有人願意寵她愛她溺她。

離開的時候貓貓在對街看著我,好久好久。可不願過馬路。即使沒有答案,轉身離開的時候,彷彿有個清晰的聲音,貓貓應該再也不會來我家了。告別的時候,很難過。「捨得」,真的是好難的功課。也許呀,回憶過往溫暖的時光,也就很滿足了。

告別,再如何不捨,真的就只是揮揮手。

也許生命裏再不會與一隻貓如此交心。也許會吧!謝謝貓貓來過。謝謝貓貓,在過去四年的守護,陪伴,相依,溫暖。

好囉!嗯。

18 Aug 2021

一團暖



晚餐吃毛豆、菠菜、玉米炒飯,H準備的。加菜,我準備的,火爐上加熱昨晚吃剩的「麻婆豆腐」。十分鐘前吃了個H做的肉桂捲,不甜不膩,鬆軟,喜歡。因為全國進入封鎖,今天有點像賺到的一天,還有明天、後天。常常紀錄這些瑣瑣碎碎的日常生活,有重複的,有新穎的,不在這裏整理的時候,便在筆記本上畫畫寫寫,彷彿稍微透過文字梳理,晚上睡覺就會睡得比較好,這樣。

/

貓咕嚕咕嚕了一天。

今天午後好冷,躲在客廳照得到陽光的角落和植物一起曬太陽,喝冬日一下子就冷掉的咖啡,還是冷到不行,穿上襪子,蓋上毛毯,躲在沙發上繼續閱讀 “Loss Adjustment”。貓如常跳上來。今天的貓好多撒嬌的表情,在我腿上轉圈圈,用鼻子輕輕放在我的肚子上,之類。放下書,把頭枕在貓的臉旁邊看著貓:「「怎麼啦... ...?」有天朋友家的小貓咪跑來院子玩(現在很常來串門子了),很正常的小貓咪,會嚇我一跳的那種活蹦亂跳愛玩,玩到瘋掉的小貓咪,我會遠遠保持距離哈囉哈囉的小貓咪。不過因為遇到愛玩瘋狂的小貓咪,讓我反而好像更喜歡這隻貓了,在人面前總是害羞,喜歡撒嬌,靜靜的喵喵喵,雖然還是很bitch,愛理不理的時候也常有,不過好像也很能接受這就是她,而已。有緣彼此相伴,那就很值得珍惜。

/

聽聽劉若英' s,聽聽萬芳' s。 

「溫柔」的聲音真的好能好能安撫人攪動浮躁的心,迷茫的時候好像就有把聲音響起:“嘿~來陪你坐坐,聽聽風,曬曬太陽,深深呼吸,就好了喔~” 慢慢、慢慢,鬆開緊繃的身體。 感受火的溫暖,感受貓的咕嚕咕嚕頻率,感受要來不來的冷冷春風。聽世界不同角落發生的事,息息相關的生命與生命,此起彼落的潮,有點消化不良的時候,還是先回來照顧身體。(貓竟然突然又跑到我腿上來,我做我的事,她看她的火,哈~)謝謝你,親愛的貓貓。

/

你呢?

如果你還來這裡坐坐的話,你近來的生活如何呢?

17 Jun 2021

鬆鬆軟軟的躺在熊裏

回顧很久很久以前留下的文字紀錄。

曾經在文字可及的空間裏收穫許多善意的、溫柔的眷顧與守護,慢慢讀著陌生但默默祝福自己的許多文字,不知道當時的感受如何,不過現在,再看一次,深深地回想那些情境,以此刻的心境,感受當時也許還沒有能力發現的被祝福與被守護。

謝謝,滿滿的感謝。

再一次好好注視,過去的片刻時光,好用力、奮不顧身的慧麗們:現在看著她們,很陌生了,好不可思議,一股一股傻勁兒。說好多好笑的傻話。不過,也心疼那些慧麗們。要是在同一個時空探望她們的話,會想說些什麼呢?

也許... ... 只是摸摸她們的頭。陪在身邊,溫柔的看著她們的心,她們的眼睛。這樣就很好了。

/

今夜在火的面前緩緩靜下心來。

好久好久沒有感受這樣的平靜了。微微合著眼,在呼吸裏感受空間裏的細節,只是觀察,流動,觀察,流動。

失衡的狀態,也就只是其一。

忽然想念紫金港校區的木蘭花們,大片大片的白,粉嫩的紫,落在校園的每一處,幽香徐徐,趕課的路上停下來看一眼花,看一眼樹,與仁愛渡過許多奇怪好笑的日日夜夜,在城市裏的異鄉人,看什麼都覺得好笑與奇怪。不過那時候的好奇心與現在很不一樣。現在的好奇心,比較需要耐心與沈著力量。當時的好奇心,只是不斷在頭腦裏閃出「為什麼?」然後不斷用頭腦來找尋答案。也是很珍貴的階段。如今是不可能這樣了。有時會惋惜。不過,人在每一個階段的經歷終究是獨一無二的,未來看現在的階段,也是與現在想像得到的很不一樣吧!

現在不理解的許多事,會慢慢鬆開。

不過呀,現在珍惜的卻是閃閃發亮的直覺力。雖然還無法在當下就覺知到內裏的細節,但是身體越來越能如實反映,情緒也都只是情緒,開始感覺到自己活起來了,有血有肉。

鬆鬆的,晚安吧。

豐盛

  有些讀到的話,心會忍不住打開來,像一朵花綻放。 重複讀了一次,兩次,三次,決定要記下來: 文 | 劉慧君 ■  這些都只是無限選項裡的小小之一,甚至是非必要。 ■  活著本身,現在就滿足。 ■  我滿到能分享我最深的心意,若要工作,盡我所能,把事做到我目前所能達到的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