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Aug 2021

一團暖



晚餐吃毛豆、菠菜、玉米炒飯,H準備的。加菜,我準備的,火爐上加熱昨晚吃剩的「麻婆豆腐」。十分鐘前吃了個H做的肉桂捲,不甜不膩,鬆軟,喜歡。因為全國進入封鎖,今天有點像賺到的一天,還有明天、後天。常常紀錄這些瑣瑣碎碎的日常生活,有重複的,有新穎的,不在這裏整理的時候,便在筆記本上畫畫寫寫,彷彿稍微透過文字梳理,晚上睡覺就會睡得比較好,這樣。

/

貓咕嚕咕嚕了一天。

今天午後好冷,躲在客廳照得到陽光的角落和植物一起曬太陽,喝冬日一下子就冷掉的咖啡,還是冷到不行,穿上襪子,蓋上毛毯,躲在沙發上繼續閱讀 “Loss Adjustment”。貓如常跳上來。今天的貓好多撒嬌的表情,在我腿上轉圈圈,用鼻子輕輕放在我的肚子上,之類。放下書,把頭枕在貓的臉旁邊看著貓:「「怎麼啦... ...?」有天朋友家的小貓咪跑來院子玩(現在很常來串門子了),很正常的小貓咪,會嚇我一跳的那種活蹦亂跳愛玩,玩到瘋掉的小貓咪,我會遠遠保持距離哈囉哈囉的小貓咪。不過因為遇到愛玩瘋狂的小貓咪,讓我反而好像更喜歡這隻貓了,在人面前總是害羞,喜歡撒嬌,靜靜的喵喵喵,雖然還是很bitch,愛理不理的時候也常有,不過好像也很能接受這就是她,而已。有緣彼此相伴,那就很值得珍惜。

/

聽聽劉若英' s,聽聽萬芳' s。 

「溫柔」的聲音真的好能好能安撫人攪動浮躁的心,迷茫的時候好像就有把聲音響起:“嘿~來陪你坐坐,聽聽風,曬曬太陽,深深呼吸,就好了喔~” 慢慢、慢慢,鬆開緊繃的身體。 感受火的溫暖,感受貓的咕嚕咕嚕頻率,感受要來不來的冷冷春風。聽世界不同角落發生的事,息息相關的生命與生命,此起彼落的潮,有點消化不良的時候,還是先回來照顧身體。(貓竟然突然又跑到我腿上來,我做我的事,她看她的火,哈~)謝謝你,親愛的貓貓。

/

你呢?

如果你還來這裡坐坐的話,你近來的生活如何呢?

17 Jun 2021

鬆鬆軟軟的躺在熊裏

回顧很久很久以前留下的文字紀錄。

曾經在文字可及的空間裏收穫許多善意的、溫柔的眷顧與守護,慢慢讀著陌生但默默祝福自己的許多文字,不知道當時的感受如何,不過現在,再看一次,深深地回想那些情境,以此刻的心境,感受當時也許還沒有能力發現的被祝福與被守護。

謝謝,滿滿的感謝。

再一次好好注視,過去的片刻時光,好用力、奮不顧身的慧麗們:現在看著她們,很陌生了,好不可思議,一股一股傻勁兒。說好多好笑的傻話。不過,也心疼那些慧麗們。要是在同一個時空探望她們的話,會想說些什麼呢?

也許... ... 只是摸摸她們的頭。陪在身邊,溫柔的看著她們的心,她們的眼睛。這樣就很好了。

/

今夜在火的面前緩緩靜下心來。

好久好久沒有感受這樣的平靜了。微微合著眼,在呼吸裏感受空間裏的細節,只是觀察,流動,觀察,流動。

失衡的狀態,也就只是其一。

忽然想念紫金港校區的木蘭花們,大片大片的白,粉嫩的紫,落在校園的每一處,幽香徐徐,趕課的路上停下來看一眼花,看一眼樹,與仁愛渡過許多奇怪好笑的日日夜夜,在城市裏的異鄉人,看什麼都覺得好笑與奇怪。不過那時候的好奇心與現在很不一樣。現在的好奇心,比較需要耐心與沈著力量。當時的好奇心,只是不斷在頭腦裏閃出「為什麼?」然後不斷用頭腦來找尋答案。也是很珍貴的階段。如今是不可能這樣了。有時會惋惜。不過,人在每一個階段的經歷終究是獨一無二的,未來看現在的階段,也是與現在想像得到的很不一樣吧!

現在不理解的許多事,會慢慢鬆開。

不過呀,現在珍惜的卻是閃閃發亮的直覺力。雖然還無法在當下就覺知到內裏的細節,但是身體越來越能如實反映,情緒也都只是情緒,開始感覺到自己活起來了,有血有肉。

鬆鬆的,晚安吧。

15 Jun 2021

秋冬(限定)款


這一個刻度裏的水氣朦朧。

俯身摸摸地面,濕的,山與天空糊成一縷縷煙,腳踩在雲端:何似在人間。

滴滴答,滴滴答,肩膀長了樹,長了根,長了東歪西倒的笛聲。(叮!)

親吻的冰凍腳趾頭與貓的咪咪眼,貓看著火光,人模人樣。

瞇著眼睛回應著我的尾巴,轉圈圈,動一會兒,落下,轉一會兒,落下。

帶啤酒花散步,不成功。(然而,啤酒花的固執深得我心)

有些面子,可以深深感覺並非主人想要。

我不在的時候,也許面子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過無需說出口呢)

誠實的話什麼時候可以說出口,什麼時候不需要說出口,而什麼時候,不知道怎麼說出口,在卅一的物理年齡這個刻度,很是困擾。

永無止境的冬天,你回來了嗎?

17 Mar 2021

瑜伽 : 原諒

伸展著四肢,無論什麼情況都會有聲音提醒,感受你的呼吸,感受你的身體,你的肌肉,你的細胞,無需勉強身體;感受每一個動作,休止之間,身體細微的聲音、張力、柔韌、鬆緊,允許身體的各個部位放鬆。 

發現常常做彎腰鞠躬的動作,深而緩長的呼吸,深而緩慢的延伸身體,頭玩下來,身體向前傾,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會輕輕掉下。於是,更慢,更長,吸氣... 吐氣... 彎腰,額頭落在地上,慢慢起來,重複。 

今天的練習,腦海中浮現許多人,許多事,許多曾經在生命裏住下來的經歷。讓呼吸與身體,把思緒帶回來,只是信任身體的律動與節奏。 

結束時,心裏升起了「原諒」。 

剎那,原來只是如此:

原諒從前許多個自己。

原諒每一個故事裏無法盡善盡美的彼此。

原諒許許多多的言不由衷、無可奈何。

頭腦真的太常擋在前方,太常在問「為什麼」。太常勉強這個軀體去做事,太常急著解決問題,太常被時間追趕,而忘了去感受,眼前活生生的人,發生了什麼事?

9 Mar 2021

誠實



可以稍微看見每一個珍貴的、獨特的,當時,或此時,所具足的條件,僅僅有能力但已不可能如理想狀態再多或更好,消化與內化了的生命的經驗,每一步誠實行腳換來的體悟——放鬆對自我的嚴苛。

「誠實」也包括如實接受與承認自己。

 :這是今天的整理,從來未看見的關鍵。太多時候因為還是想要盡可能做到「neutral」,其實並無發現,不小心之中也還是有刻意不去看到與感受每一個珍貴的自己。刻意練習不專注在「我」,於是才騰得出空間,保持覺知,不因還無法master的感受力墜入一個個情境之中。太熟悉了,每一個墜入的情境,都讓自己好不容易爬起來的力量瓦解。雖然後面也看見了瓦解的力量,也是充滿光與生命力,重要的過程,也都是真的無數的隱忍、瓦解、爬不起來,經歷過了,條件在「我願意流動」的信任裏,自然的時機裏,領受這樣淡淡的光。

其實每一次艱辛換來的體悟,都只是一點淡淡的光而已。

但是呀,自己的生命知道,這樣的一點,又一點,淡淡的光,是如何來的,自己知道,自己珍視,其實已經很好了。自己看見與他人告知,很不一樣,都很珍貴。所以很喜歡坦蕩蕩地回饋自己的感受力,誠實地把這樣的reflection告知給同樣珍視的對方,然後鬆鬆的,一起感受(:

(不過也是慘痛的學習。後來有從這些學習裏勇敢地信任生命的觀察,把不適合的人與事,慢慢放開,放開也是很難的學習,不過時間到了,真的是學會的,不必強迫,強迫不一定會更快完成。盡力而為,真的是自己明白盡力了,就夠了,要提醒自己,誠實喔,不要勉強,也不要為了現在承受不了的事浪費精力,浪費了其實也無所謂,也會成為不一樣的學習。所有現在的狀態,裏面有太多自己沒有大開眼界來看的努力,很抱歉喔,小慧麗。不過現在我知道了,嘻嘻)

珍惜,是不浪費,不隨便亂丟自己的寶貴力量。真正交出去的時候會驚訝與這樣的飽滿儲存,是值得的,是會持續流動的。信任「我」的生命是如此。純粹的力量真的就是自然而然,也許他人不是,也不需要,但知道自己的生命是什麼狀態,就不要浪費時間偽善迎合囉。

:忘了如實接受自己也是誠實的一部分,重要的部份。因為不想陷入熟悉的投射裏,因為期許自己可以在一次次覺知到的投射、當下的情境裏,讀到本質的故事,讀到本質的訊息,原來,不小心也還是會刻意不去看好不容易走過來的自己。(不過是沒關係的,好友們會像月亮的光,溫柔出現提醒,這真的是守護啊)保持覺知,不陷入因為原生的故事設定的情境,無法改變劇本的情境,不陷入一旦被看見或不斷想要被看見的假象裏。因為這個假象也是很熟悉的囉!自己會知道,被看見了,抓到了注意力了,其實那樣的被看見很虛,完全沒有再生力量的推動空間。抓到了的都是虛的。其實原本都是簡單的,只是看見就好了。只是看見,就只是誠實而已,後面就沒有聳動劇情,也就不需要餵養,就不會有抓不完填不完的洞,trigger到的都只是頓悟,不再是無止境的投射。

像在大自然裡,trigger到的都是頓悟。

回到日常生活裏,把這樣的頓悟,好好用生命來實踐。

:觀察經驗以後,艱難的部份,其實是全然信任,只是經歷。全然信任,也就是不讓頭腦來開巴士,不讓頭腦負責導航,真的是信任生命之流,可以做的只是全然為自己的每個經驗與經歷負責,不倒在依附裏,不把責任外放,真的要很深很深的覺知能力與承擔的能力。(不過也是沒關係的,好友們和此生的家人們會不斷跳出來守護,沒有人真的是絕對孤獨,彼此都是互相守護的,做不到的時候,也還是有另外的力量生出來守護著)

能夠記錄的時候就記錄,回頭看,文字的守護就會發光,忘記的時候就回來這裏,先祝福,現在與未來,回來這裏休息的你/妳。

31 Oct 2020

可以重新迎接文字的力量回到生命裏了。
即使只是記錄,還無法整理或萃取,也很感激。

年輕,應該是幼兒時期,因為父母的職業身份與興趣,很小的時候就自由獲取龐大的閱讀資源,讓小小軀殼與充滿異彩、還沒準備好與外面世界銜接的想像空間、感知力,落地生根似的,grounded. 那個階段,唯獨閱讀的空間,讓小小活人覺得安心,安全;單向溜進來的語言,讓小小活人覺得平靜,閱讀成為安心活在世上的僅存的理由,別人懂不懂都無所謂的那樣的「安」。

回想,是除了生命,父母送給我的最美麗的另一件禮物。

現在想起與父母的連結,心裏會暖暖的,呼吸深而長,臉上的肌肉鬆鬆的微笑。真是苦盡甘來,才回到了這一個「有父母的家」,深深感受我是帶著愛的生命體,在父母的愛裏,最原始的發光體。過去還沒有足夠的生命力穿透與回溯,那樣的無時無刻的驚恐失措、撕裂,雖然逐漸從這樣的痛楚裏長出新的力量,也知道它們存在的原由,還不知道前面是什麼而不感到懼怕,但還是常常覺得孤獨。比如在這個cycle的其中一環裏,這熟悉的孤獨感,無力感,真的很像在水裏掙扎的那種只能由著水流拍打,知道觀察出水流的方向,找到岸的紋路。每一次都深深安撫內在的小小活人:「記得嗎?小精靈說,在水裡的時候就想像被泡泡保護著,只是安心的潛進去,感受四周發生了什麼,但無需回應。」雖然已經很有經驗了,知道是「時間在嬉戲」,時機到了,自然會探出頭來換氣,偶爾,還是會忍不住嘆氣。偶爾,真的可以就這樣安心的潛入,讓周圍的自然力量保護著。

現在已是軀殼意義上獨立活著的大人了。(精神內在是還在探索的小小孩)每次看見嬰兒,小孩,也有這樣自然而然安心的狀態。都不必講話。只是在嬰兒、小孩們的身邊,就很舒服。與植物、動物一樣,都是宇宙裏純粹的精靈,可以安心共處,完全無需消耗的交流,陪伴。

/

這一週的回到內在的focus相對艱難。

比如會再次忍不住想要保護受傷的家人,知道彼此都有力量完整的行走生命之旅,但偶爾還是會失去意志力的搏鬥,陷入在焦慮裏的「怎麼辦?」「我可以做些什麼?」「對方有什麼需要是我做得到的嗎?」然後被推開。被推開,有的時候是對方清晰的訊號,告訴你他/她要掌握自己的生命力量,自己走過這個關卡;有的時候是「防衛機制」,其實是非常需要可以安心交託的人,我並沒有非常清楚可以辨識出區別的能力。通常辨識不出來的情況,都是被推出門外的情況,那就學習信任,然後深深的祝福對方,深深的,在心裏祝福就好了。

有時會在心裏罵自己:「關你屁事?!」(那也是我的防衛機制吧!)

尊重每個生命都擁有失落的空間與時間。

允許每個生命有自己的方式經歷哀傷與痛。

信任每個生命有各自的生命旅途,會出現合適的小精靈來守護彼此。

好好珍惜我的生命裏的柔軟,良善,覺知力,感受力,不要害怕她們。

不要害怕自己的力量。

(啊~舒服多了。)

一團暖

晚餐吃毛豆、菠菜、玉米炒飯,H準備的。加菜,我準備的,火爐上加熱昨晚吃剩的「麻婆豆腐」。十分鐘前吃了個H做的肉桂捲,不甜不膩,鬆軟,喜歡。因為全國進入封鎖,今天有點像賺到的一天,還有明天、後天。常常紀錄這些瑣瑣碎碎的日常生活,有重複的,有新穎的,不在這裏整理的時候,便在筆記本上畫...